w88优德官方中文版-淮海网_圣网

w88优德官方中文版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我是为了你好。”沈慕川揉揉担惊受怕了一天的心口,让司机开快一点。

秦雨阳转了转眼珠子,回:“还在找啊,别人嫌我吃得多,干活少。”等闲的老板都不愿意聘。

他和景煊gay里gay气地牵着手,走在繁华的街头,随意出入看起来很高档的店铺。

季若然走上前,居高临下睇着苏冉秋,整整过了十秒钟左右,他突然抬起手掌,狠狠地一巴掌甩过去,五只鲜红的手指印顿时出现在苏冉秋的脸颊上:“贱人。”

景煊用利爪,抓着一串猎物的头,在空中巡逻。

管理公司的方式大同小异,过去秦雨阳有成辈子的经验,老井提一他就能知三,无论是思维还是手段,都是犀利老辣,严重和年龄不符。

“你跟着我干什么?”景煊发现那只臭狼跟在自己身后,他顿时停下来赶人:“喂,第一大学那么大,我们各找各的。”

反正,这短短的时间相处下来,秦雨阳已经差不多颠覆了渣男留在苏冉秋心中的印象,变成一个有点皮,兼手残好养活的假富二代。

“也行。”秦雨阳从善如流:“那工资开多少?包食宿吗?我现在住的环境你也是知道的,最好给我租个二室一厅带小阳台。”

秦雨阳接过饭碗,拿起筷子,等苏冉秋动筷之后,他立刻以惊人的速度,既快又不失礼貌地吃完一大碗饭,还意犹未尽地瞅着苏冉秋:“厨房还有饭吗?”

秦雨阳暗暗发誓,等自己出去以后,一定要好好孝敬别人的父母。

发现他们也是四个人,对方显得有点踌躇。

沈慕川居高临下地冷笑一声说:“我叫你秦老板,你还真当我跟你客气?”

“好的。”秦雨阳说,走过来弯腰亲了一下沈慕川的唇角:“拜拜,下次再见。”

“嗯。”宋迎晨心想,我不说才怪。

穿着正装来探监的人可能不多,但他就是其中一个。

“嗯。”秦雨阳回神:“他工作忙,不过没关系,我后天去找他。”

东大陆上的人们,除了狼族对伴侣特别忠诚之外,大部分的种族都不太计较这方面的事情。

坐在地上的毛团依然一脸懵逼, 没有像往常一样贱兮兮地过来咬金洛的裤脚。

他信任秦雨阳,然后这个男人也没有让他失望。

“以后学费我帮你赚。”秦雨阳承诺道,心里给自己定下目标,最迟一个月内,要帮苏冉秋赚到足够读书生活的钱,才能安心地离开。

沈慕川颔首:“你说。”

他感觉自己第一次接受训练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累,被秦雨阳压了三回,就像下了三次地狱,当然最后都会重返天堂。

这点毛毛雨的狠话算得了什么。

“那就走吧, 赶着回去吃饭呢。”舍友说, 毕竟C大的饭堂, 比外面便宜多了, 这个月买了书, 就要勒紧裤头带过活:“唉, 现在的资料书真是越来越贵了, 不冲点卡都买不起。”

苏冉秋点点头,没说什么。

热情的小浪龙远远地扑过来,那可是一百多斤的体重。

就好比出色的秦默上将,如果他当年也有独身的想法,就不会留下这么优秀的子嗣。

“对不起克雷格教授,贸然来打扰真是太抱歉了。”严以梵帮忙收拾好餐具,准备提出告辞。

“你吃了吗?”秦雨阳关心地问了句。

第二天上午,秦雨阳去找克雷格教授,老老实实承认自己昨天逃课的错误,并且说明自己和景煊去做了什么。

“啊……”手指收回来摸摸被亲过的唇,龙心荡.漾,站不起来。

更可怕的是,秦雨阳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他大胆的宣言,一下子获得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体型巨大,通体银色,额头中间有一抹蓝,可以说是很漂亮威武的一只银狼了。

“谢谢。”秦雨阳穿上久违的衣服,非常感动,这几天只有一身的毛……还别说,也过得挺欢的。

一帮远道而来的客人来势汹汹,雷茜上楼,向主人说明。

“是呢,”梦露老实巴交地说:“我今天还没开张,阳少说他不嫖的。”

沈慕川断片了良久,回神哑声说:“一周。”不过……“也不一定,我尽量吧。”按照自己对秦雨阳的迷恋程度,可能会放魏临的鸽子。

八点多钟赶回来,发现沈慕川还没醒,他就松了一口气。

午饭后,老井腆着脸过来:“秦先生,这是川哥让我转交给你的。”

倒把屋里弄得安静如鸡,父子三人面面相窥。

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走进去的时候,那位店员小姐姐好像瞪了自己一眼。

“你用不着跟我说这些。”苏冉秋说:“我跟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。”他说话的时候心里暗暗决定,明天就去辞职,然后再把这件事忘了。

C大,法学系。

金洛猛地睁大眼睛,显得不可置信:“怎么可能,你不是……”那只心智不全的畜生,根本没有变成人形的能力。

这一天沈慕川粒米未进,跟着他折腾的人也是,一个个累得东歪西倒。

“哈哈。”克雷格教授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惊讶,推推眼镜说:“亲爱的,你身上的禁制术已经解开了,没想到你是一只成年狼族,而且……”

“你觉得我想吗?”苏冉秋说。

“……”

“谢谢,您是第一大学的教授?”他抬头充满感激地看着克雷格教授。

“谢谢。”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失态,苏冉秋略尴尬。

“是是。”黄毛说:“真是不好意思,小雨哥,我马上去给你倒茶。”

畅想着令人热血沸腾的未来,沈慕川心甘情愿地转身雌伏,同时还不忘搁狠话:“秦雨阳,如果你以后敢辜负我,我一定会杀了你。”

苏冉秋坐在屋里,偶尔探头看看,自己男人拿着手机搁门口抽烟,那姿势和表情,只在床上见过,销.魂。

“假的。”秦雨阳扇了他屁.股一巴掌:“明天回去上了你。”一句话让怀里的青年躁.动不已,恨不得现在就回寝室。

他现在很后悔,但是后悔又有什么用。

秦雨阳心想,可能这就是那头小浪龙没有来骚扰自己的原因。

责编: